當前位置: 首頁>> 學習園地>> 藝苑

中國民法百年小史

作者:高仰光   來源:中國人大雜志  時間:2018-11-07

民法的意義,不僅在于它是人民生活之法,更在于它是民族自由之法。如果從1911 年年底出爐的《大清民律草案》開始計算,中國民法至今已走過了105 年的歷程。這意味著,中國已經有超過五代的法律人投身于這一旨在促進現代文明的事業。值此大規模編纂民法典之際,我們有必要重溫歷史,去回顧一下中國民法百余年來走過的足跡。

中國傳統法律之中并無民法的概念,也無民法的典籍。人們維持以“戶、婚、田、土”為內容的民間秩序,大多仰賴禮俗;至于糾紛,則通常交由社會基層的自治組織,譬如宗族,以調解的形式加以平息。質言之,這并非制度,而是文化。從社會治理的角度來看,鄉土模式有利于最大程度地節省公共資源。可是,在近代西方中心主義的語境之下,該模式卻是完全無法理解的:既無確定的規范,又無通行的程序。中國傳統法律因而被扣上了“重刑輕民”的帽子,忽視民法則被視為國族蒙昧、法制落后的重要特征。

庚子國變(1900 年)之后,清廷下詔推行新政,決意在制度和文化上全面倒向西方。起初,法律改革的注意力主要放在仿行立憲和修改舊律之上,無暇顧及對民法加以籌劃。直到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制定民法才被提上議事日程。其時,民政部在《奏請厘定民律折》中提到兩點:其一,私法者定人民與人民之關系,即民法之類是也。這相當于講,民法所調整的是平等主體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其二,各國民法,編制各疏,而要旨宏綱,大略相似。也就是說,民法在精神上具有跨越時空的普適性。這是清末官方對于民法的基本見識,可謂切中肯綮,對于今人來說,也并不過時。修訂法律大臣沈家本主持民律起草的工作,他一方面聘請日本法學博士志田鉀太郎、小河滋次郎、法學士松岡義正等人專任起草總則、債權、物權三編,一方面開啟民事習慣調查的工作,會同禮學館編訂親屬、繼承兩編。宣統三年(1911 年)八月,大清民律草案最終脫稿,共計5 編36 章1569 條,仿行德日民法風格。然而,此時距離辛亥革命爆發僅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大清的覆亡使其永遠停留在了草案的階段。

民國成立后設立法典編纂會,后由法律編查會取代,隸屬法部,總攬法典起草事宜。梁啟超初任會長。1915 年,該會編成民律親屬編草案7 章,與大清民律草案親屬編相差無幾。1918 年,政府又改設修訂法律館,同時通令各省設立民商事習慣調查會。但是政局動蕩,各項立法進程遲滯。1922 年,中國在華盛頓會議上提出收回領事裁判權,各國擬派員來華考查法制。修訂法律館加緊法典編纂的工作,于1925 至1926 年完成了民律總則、債、物權、親屬、繼承各編草案。這是中國第二次完整編纂民法的活動,實際上是對前清第一次草案的改訂和繼承。然而,北洋政府于這一年垮臺,國會再未恢復,這一次的民法編纂又胎死腹中。

1927 年,南京國民政府設立法制局,仍先起草民法親屬編,具體包括親屬、繼承兩部分的內容。1928年10 月,立法院成立,之前由法制局完成的草案被擱置。次年1 月,立法院設立民法典起草委員會,全面啟動民法典的編纂。此次編纂緊鑼密鼓地推進,至1930年12 月底,國民政府正式完成了民法的起草、審議和頒布,耗時僅23 個月。之所以如此迅速,原因在于國民政府面臨收回司法主權的壓力,而且當時一部分西方國家同意以“1930 年1 月1 日之前頒布民商法典”作為撤銷領事裁判權的條件。由此看來,民法典對于中華民國而言,爭取民族自由的意義要遠甚于規范人民生活。經過史尚寬、胡長清、梅仲協、吳經熊等當時一流民法學者的淬煉,這部民法典沿襲了前兩部草案的五編架構,共29 章,1225 條,內容上吸取了德、法、瑞、日等多部大陸法系民法典的精華,同時盡可能避免術語過度專業化、陷于晦澀難懂的弊端。至此,中國終于擁有了自己的民法典。

1949 年新中國成立之后,全面廢除以“六法全書”為核心的舊法統,1930 年頒行的民法典在大陸地區不再有效。新中國著手建立全新的民法體系,這一次仍然是從親屬法開始。1950 年,中國第一部婚姻法參照《蘇俄婚姻、家庭及監護法典》的體例被制訂出來。由此開始,婚姻家庭法被置于民法之外。1954年,全國人大常委會組織起草民法,直到1956 年12月,完成了包括總則、所有權、債、繼承四編在內的第一個草案,共525 條。該草案以1922 年的蘇俄民法典為藍本,各編(除繼承編之外)均經過反復討論,數易其稿,最終卻因為反右等政治運動的影響,未獲通過。1964 年,全國人大常委會成立民法研究小組,重開編修民法的工作。至當年7 月,小組完成了民法草案試擬稿,化四編體例為三編體例,分別是總則、財產所有和財產流轉,把親屬、繼承、侵權行為排斥在外,而把預算、稅收、勞動關系納入調整范圍,其目的在于盡可能消除第一草案中受蘇俄民法典影響的部分。由于文革爆發,第二草案仍是無果而終。

文革結束之后,1979 年11 月,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委員會設立民法起草小組,開啟新中國民法史上第三次編纂民法典的嘗試。小組在三年之間先后草擬了四個草案,至1982 年5 月完成了民法草案第四稿,包括8 編465 條。該草案在體例和內容上著重參考了1962 年蘇聯民事立法綱要、1964 年蘇俄民法典和1978 年修訂后的匈牙利民法典。但是,由于社會變動迅速,各種條件尚不成熟,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暫停起草民法典,將思路切換到單行民事立法的軌道上來。對此,王漢斌曾指出,由于民法牽涉范圍很廣泛,很復雜,經濟體制改革剛開始,我們還缺乏經驗,制定完整的民法典的條件還不成熟,只好先將那些急需的、比較成熟的部分,制定單行法。1981 年經濟合同法的頒布,1985 年涉外經濟合同法的頒布,都是這一思路的貫徹。1986 年,一個包含156 個條款的民法通則得以出臺,其中規定了民法總則的主要制度,并且將分則的內容壓縮為權利和責任兩部分。這算得上是一部微縮的民法典,它明確提出公民的人身和財產權利受法律保護,為改革開放的進一步深化提供了基本準則,也解決了國家立法的燃眉之急。

20 世紀90 年代之后,中國的經濟發展駛入快車道,這對民事立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民法通則,無論總則還是分則的部分,都需要更為豐富、更為細致的補充。合同法從1993 年開始起草,歷經六年終于在1999 年獲得通過;物權法從1998 年開始起草,經全國人大常委會七次審議,于2007 年通過,歷時九年;侵權責任法從2002 年開始起草,于2009 年年底通過,歷時七年。這三部法律是撐起中國民法的根基。2011 年3 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宣布: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已經形成。然而,在這個體系之中,憲法、刑法、刑訴法、民訴法均已制定了成文法典,唯有民法仍然是由民法通則和合同法、物權法、侵權責任法、婚姻法、收養法、繼承法等單行民事

法律所構成。這不能不說是一個缺憾。

需看到,基于特殊的歷史原因,中國在“一國兩制”的國策之下形成了四法域并存的復雜格局。香港和澳門分別在1997 年和1999 年回歸之后,大幅度延續其原有法制,尤其是非政治性的法律制度,得以全盤保留。香港屬于英美法系,其民事法律制度是由財產法、信托法、合同法、侵權行為法、知識產權法等多個不同的法律領域共同組成。這些領域各自獨立,之間并無共享的“總則”,而且相當數量的法律規范是以先例的形式存在于司法機關的審理卷宗之中。因此,香港特區很多民事法律制度的運行機理與內地存在本質的不同。例如,考量合同是否成立的“約因”在大陸法系的民法理論中并不存在,這導致兩地有可能對于同一份合同的效力產生完全不同的判斷。正因如此,香港特區的民事法律制度對于內地編纂民法典的參考借鑒意義比較有限。

澳門與內地同屬大陸法系,在回歸之前長期適用1967 年生效的葡萄牙民法典。該法典完全屬于德國和意大利民法典的設計模式。1977 年葡萄牙民法典修正案的效力延及澳門,但是1980 年和1983 年的修正案不適用于澳門。1997 年,澳門當局為配合政權移交,啟動了法律本地化的工作,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項內容就是制定中葡雙語的澳門民法典。澳門民法典于回歸之前的四個月出臺,采用民商分立的制度,基本沿用葡萄牙民法典的結構體例,分為總則、債法、物權、親屬、繼承五編,共2161 條。自澳門回歸至今,澳門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關并未對民法典進行大規模的修改。

臺灣地區自1945 年回到中國,一直維持“六法”的傳統,沿用1929 年至1930 年編纂的民法典,而對于商法,則采用單行立法模式。隨著社會發展,民法典的各編都經過多次修正,日漸精致和完善。以債編為例,從1974 年成立“民法研究修正委員會” 研擬債編草案起算,直至1995 年7 月14 日才全部完成民法債編及其施行法之修正,歷時二十余年,其間共舉行會議707 次,比債編全部條文的數量(603 條)還要多出不少,足見其看待法條的慎重態度。與此類似,民法典其他各編的修正案也是精雕細琢,歷經漫長的討論之后,才交付立法會三讀。需指出,中國內地正處于民法典編纂的歷史過程之中,立法機關應當特別借鑒臺灣地區對于民法典精益求精的認真態度,最終拿出一部經得住歷史考驗的民法典。

版權所有:山東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魯ICP備05034806號辦公廳
最佳效果:1024×768或以上分辨率、16Bit顏色、IE7.0以上版本瀏覽器
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陕西快乐10分走势图百宝